美國種族主義的持續性、系統性和危險性-中國僑網

  • 設為首頁

美國種族主義的持續性、系統性和危險性

2021年05月19日 15:49   來源:新華社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美國種族主義的持續性、系統性和危險性

  新華社洛杉磯5月18日電(記者黃恒)46歲的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2020年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街頭遭白人警察德雷克·肖萬跪壓頸部9分29秒窒息死亡。目前案件已經宣判,作為美國種族主義問題的一個縮影仍受到全球持續關注。同時更應該看到,美國主張白人至上種族主義的勢力仍在膨脹,不僅對美國國內的少數族裔,甚至對世界和平與安全構成威脅。

  美國的白人至上種族主義問題持續已久。早在殖民地時期,盎格魯—撒克遜白人新教徒獲得了政治、社會等領域的優勢地位后,便開始在當今美國這片土地上系統性推行基于白人至上種族主義的政策,長期屠殺、壓榨、迫害、歧視和攻擊美洲原住民、非裔、亞裔以及其他族裔民眾。美國建國時,其領導者們一邊說著“人人生而平等”,一邊卻在1789年施行的憲法中保留了蓄奴制度。此后兩百多年的美國歷史,既是一部白人至上種族主義壓迫其他少數族裔的歷史,也是一部少數族裔追求平等和自由的歷史。

  對非裔,直到1870年黑人才獲得選舉權,1954年才推翻“隔離但平等”的種族歧視原則,1964年才廢除公共場所的隔離,1965年才廢除對其投票權的束縛,1968年才有了自由選擇住宅的權利;對印第安原住民,其人口因遭殺戮而急劇減少,擁有的土地被一步步掠奪,最終被驅趕到最貧瘠的所謂保留地,而這些土地上一旦發現有價值的資源,馬上就又會被政府強行征用;對亞裔,1882年,美國國會通過第一部針對特定族群的移民法案,即《排華法案》,此后還先后通過14項法案,強化排華和歧視華裔,以此為藍本,1924年美國會通過排日法案,直至特朗普時代,還有禁止穆斯林入境的政令;對拉美裔,暴力活動從未停止,2019年的得克薩斯州沃爾瑪槍擊案中,21歲的白人兇手以阻止“拉美裔入侵”的名義殺害了22人。

  美國的白人至上種族主義是系統性的。如今,美國雖然廢除了表面上的種族隔離制度,但保障白人至上和優先的種族主義卻早已病入骨髓,深入到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最典型的例子之一是投票權。對很多少數族裔而言,比如生活在費城貧民區的非裔或在納瓦霍保留地的印第安人,規則并不公正和平等。一些人口眾多的非裔聚居區只有很少的投票站且會提前關閉,而在一些州,印第安裔美國公民的選票上必須要有一個白人簽名才算有效,而且即使有了合格簽名,那張選票也很容易以其他理由被判作廢。

  另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住宅購買權。在美國,同族群聚居是一種明顯的現象,其形成便與種族主義有著密切聯系。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非裔人口曾有兩次大規模遷徙,逃離遭受變相奴役的南方種植園,進入需要勞動力的北方工業化城市。此后,對于允許有色人種居民在白人住宅區購買房屋是否違法,美國出現了一場歷時數十年的法律戰。盡管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917年宣判各地禁止有色人種入住白人區的法令違憲,但白人資本家又合謀,利用開發商對業主的種族限制條款、房屋貸款機構的“不和諧種族”審核標準、分期付款條件差異、建立社區隔離墻等種種方式,將有色人種擋在白人社區之外,甚至不向有色人種客戶介紹白人社區房源一度曾是房產中介行業的潛規則。

  美國的種族主義問題之所以無法解決,其根源是危險的意識形態。美國白人中根深蒂固的保守主義意識形態本質上是一種以等級制為基礎的世界觀,是與平等和個人自主這一所謂美國民主的核心理念相沖突的。這種觀念認為,大部分民眾,包括少數族裔、女性、窮人,應該受到更高等級的白人精英領導,只有白人才能創造財富和進步,而有色人種尋求的平等會摧毀白人所享有的自由。近年來,隨著上層白人控制的壟斷資本在全球化過程中造成財富分配問題,一些美國中下層白人感覺失去了社會中的優勢地位,于是便從這種世界觀出發,寄望于維護它以及由它衍生出的不平等的生存秩序,而那些白人統治階層正好以此轉移社會矛盾。于是,美國白人至上種族主義勢力日益膨脹,并走向極端化和暴力化。

  美國執法部門承認,2018年和2019年,美國最致命暴力活動的主要動因是種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其中大多數犯罪者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并將他們稱為“美國國內暴力極端主義中最持久和最致命的威脅”。不僅如此,這些極端分子正在形成組織,出現法西斯化和國際化雛形,并與世界其他地區的恐怖組織相互聯系。今年2月,加拿大已將多個美國白人至上種族主義組織列為恐怖主義實體。

  更可怕的威脅是,這些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很可能全面掌控美國政權。美國社會學家安德魯·懷特黑德和塞繆爾·佩里研究了白人基督徒中的種族主義和仇外態度,將其稱為“基督教民族主義”,其信仰者推崇維護白人操控的社會秩序,聲稱擔心這種社會秩序遭到有色人種、移民和其他國家的威脅,并主張采取“一切必要手段”來解決所謂的問題。今年1月沖擊美國國會事件便是他們制造的騷亂。

  特別值得警惕的是,這套理論正成為極少數美國白人精英們破壞民主并代之以寡頭統治的思想武器,也是支撐其破壞世界和平與穩定以維護美國霸權地位的潛意識法則。事實上,美國許多官員口中的“秩序”,本質上就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的“秩序”,它恰恰是這個國家乃至世界無法擁有安定秩序的根源之一。

【責任編輯:陸春艷】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嫩逼 奶大逼毛少